20140529_160349

圖說:[2014/05/29,沛沛 1y11m11d]

.

.

(2014/06/06,Fri.,沛沛澐澐 1y11m19d)昨天可能有點中暑,下午開始人很不舒服(是媽媽我不舒服,不是小孩),一起身就覺得頭暈想吐,後來也真的把午餐全嘔出來,只能坐著或躺著。這時候就慶幸還好有小幫手,雖然有些事還是得由我幫沛沛澐澐做(睡前刷牙複檢和穿睡衣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肯讓小幫手幫忙,泡奶則是我一直忘了教小幫手),但是小幫手分攤了大部分的事情,讓我可以盡量休息,真的無法想像如果是這樣的身體狀態然後還得弄沛沛澐澐會有多慘。Anyway,昨天提早睡覺充分休息後今天已經好多了。這篇是想寫,身體不適時,二小的反應。

下午澐澐去洗澡,我和已經洗好澡的沛沛在嬰兒房。因為不舒服,只想坐著閉目養神,只要眼睛一閉起來,沛沛就跑到我面前,擔憂的『媽媽、媽媽』一直叫,一看我眼睛睜開就給我一個大大的笑容,一臉鬆了口氣放心的表情,或是自己跑來趴到我身上給我大大的擁抱,是關心,也是擔憂、害怕。

.

我自己的媽媽在我十八歲的時候早逝。十八歲,剛考上大學的年紀,似乎長大懂事了,卻又還像個小孩。失去母親,當然傷痛,但是是在這兩年自己有了沛沛澐澐之後,才更思念母親。有好多話想問母親,想知道她的想法,想多聽她說點話,好遺憾,在母親還在世的時候沒有和她多聊聊。總覺得,母親大概覺得我尚年幼,也或許沒有想到自己會那麼早離世,幾乎沒有聊過她內心的想法,不管是對我,或是對她自己,這是讓我最惦記的一點,也讓我時時提醒自己,未來不管沛沛澐澐是否能夠理解我所言,都要將自己內心的想法分享給他們,不管是對他們的想法、對社會的看法,或是自己的內心世界,希望他們對自己的媽媽能夠有更深入的了解。我有時候看著沛沛澐澐,不禁想到早逝的母親。也不免會擔憂,若是有一天我也不小心在他們尚年幼時離他們而去,能留給他們什麼?他們是否會記得我?或許,我的哀傷和不捨會大於他們的傷痛。

以前,就算是對於沛沛澐澐,即便是自己懷胎十月生下的骨肉,我也不太習慣(不好意思?)親他們,甚至要對他們說『我愛你』也覺得彆扭。直到一次在畫畫班聽到一位同學和在美國的兒子講電話,最後說,『I love you, too』。我們聊起這個話題,同學說,從小講講習慣了,一直到現在兒子已經三十多歲,也都會對她說”i love you”。我想起內斂的自己和母親,總是遺憾沒能和母親多講些貼心話。從那天開始,每晚睡前我放沛沛澐澐到床上睡覺時,一定緊緊抱著他們,親親他們,然後跟他們說『媽媽好愛你 / 妳』。愛他們,就直接明確的傳達給他們。

.

至於澐澐呢,對媽媽的不適似乎沒有太大的感覺,仍舊照常的玩她的玩具看她的書,只有在我真的不舒服趴在沙發上時,感覺兩隻小手在我背上拍拍、揉揉我的背,是沛沛澐澐兩人在秀秀我,就像他們不舒服時我為他們做的一樣。當全職媽媽的辛勞和身體的不適,在這時候都化為烏有。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i 的頭像
Mii

蔓蔓的秘密基地

M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