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告訴Ando-san說中午老闆請我們幾個十月生日的壽星到
『Oct 8 - 1008時尚閱讀館』吃飯。

我說我們很久以前去過,在金山街靠近園區三期的餐廳。
和光復路上的閱讀是同一個體系云云。
講了半天,但是Ando-san一點印象都沒有。
後來說:
『我應該沒去過吧?說,妳是和誰去的!?』

然後還指著我筷子裡咬了一口的水餃說,
『這是什麼?』

我說:
韭菜? (晚上吃的是媽包的韭菜水餃)
水餃?
蒜頭?

講了幾個他都搖頭,後來悠悠的說:
『露餡!』
『給妳一個小時,等一下跟我報告到底是跟誰去的!』

這就地取材也太會取了吧!?
害我一直笑,笑到水餃都差點噴出來。
吃完晚飯一直到睡前,三不五時就會冒一句:
『想到了沒?』
難得被抓到一個把柄,就一直鬧我~。

我覺得我們家,怎麼好像先生比太太還會翻舊帳啊~~
我怎麼會記得是跟誰去的?
如果是跟別的男生,他的草現在應該長的比人還高了吧?哈!

    全站熱搜

    M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