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DSCN2419.JPG


Ando-san說:

一般人住旅館,是為了旅途上的需要;

而我,旅館則是我旅途的目的地。


將近一年前,知曉TheOne接掌南園,
將南園改為旅館。
書房那張照片,便浮上心頭。

二十幾年前,因為紙廠的活動,
和爸媽一同參觀了當時尚未開放給外界的聯合報休閒園區(即南園)。
和爸媽去過的地方何其多,
或許,是因為這張一直擺在案頭的照片;
或許,是因為這個地方只有我和爸媽去,哥哥們並沒有同行;
或許,是因為南園的神祕;
總覺得,這地方,對我而言,有著獨特的意義,
串著我對爸媽的記憶。
因此,在知道她改型為旅館之後,就像對Miho的記掛一樣,
一直默默的,將其掛在心裡的wish list。

一直注意著,旅館在每季,都推出 --
《一泊二食,3600元/人》 的專案(二人成行)。
又剛好,今年發了3600消費券。
於是,決定在生日的時候,
到南園,住一晚。

所以我才這麼寶貝我的消費券,從年初領了之後一直保存到九月底都沒動它;
用消費券折底掉一半的房錢之後,只要另外付3600和一成服務費的部份,
雖然也不算便宜,但是好多了。
否則花了大筆銀兩,住在這離家只有半小時車程的地方,
不被念臭頭才怪~。
只是因為入住是在十月初,而消費券的使用期限到九月底,
所以之前先用保值袋把消費券寄到南園當訂金。
我的消費券,就在這裡用掉啦!

因為Ando-san星期一沒辦法請假,所以我們是一人開一台車去南園的。





本來想載腳踏車去,回程的時候Ando-san開車去公司,
我自己騎腳踏車回家就可以(反正這麼近~)。
不過因為颱風的關係,星期一若下雨騎車不方便,最後還是開車去。
(還好是開車,因為南園一出來是一個長陡坡,小March都差點開不上去...)


不用半個小時,就到了南園。
前一天,小姐特地打過電話和我確認訂房,
同時告訴我交通路線,並問了我車號。
所以車子開到的時候,門房就知道是我們到了。

門房接過我們的車鑰匙,引領我們穿過布局春夏秋冬意象植株的綠廊,
同時為我們解說,之後才進入到接待處。
(門房會幫我們停車,隔天check-out時櫃檯小姐會把車鑰匙交回給我們)
(春-深山櫻、夏-竹、秋-火焰花、冬-枯木)

下方為代表冬的枯木及兩張獨立筒椅子 --
椅子上的每根木條都是獨立可抽起的。看起來很硬的椅子,
其實坐上去因為木條會隨著你的臀型調整,所以很舒服呢!




接待廳。




一位小姐幫忙check-in,另一位小姐端了溫熱的仙草茶。
這杯子在南園的網站上有,『知竹
竹節下方為中空設計,所以握的時候握下方就不怕飲料燙手。







完成資料登記之後,梨小姐帶我們到房間,
同時為我們做一些環境及相關事項的說明。
我們入住的這間是《丹楓》,屬明式設計。

南園一開始本來是聯合報的創辦人:王惕吾,蓋來要當自己及家人的住所,
請了著名的漢寶德先生設計。
後來蓋到一半,王先生轉念,決定將南園改為聯合報的員工休憩園區。
所以我們住宿的房間,便是原本設計給員工住宿的建棟。
原本的設計為四十個房間。The One接手後,
重新整建時,修整為二十個房間。
修整的主旨是,

『復舊如舊』

這真的是不容易。
要知道,把東西打掉重建是最容易的;
古蹟修復之所以難,就在於所有工法、用料都要如出一轍,
要耗費的心力與金錢通常更多。
就像改程式一樣,有時候要改年久失修的程式,乾脆重新寫一支還比較快。
The One找回當初建造難園的工藝匠師,所有規劃已尊重環境與原始設計為原則。
所以導覽老師在介紹的時候,笑說The One花了這麼多時間和金錢修復,
修到有修跟沒修一樣,看不出來。
這才是整建的最高境界啊!

房間外有個天井(或該說中庭?)設計,植了株櫻花,很有意境。





把窗外景色納入,形成一幅隨四季變化的畫作。




我們的房間在走道盡頭左邊的這間:《丹楓》




小姐帶我們到房間,除了介紹同心樓(住宿棟)的環境,
並仔細介紹了房間的設施及櫃檯提供的服務。
連開門的方式都仔細說明了 -- 鑰匙要向左轉到底。鉅細靡遺啊~~。




房間其實陳設很簡單:木質地板、大床、兩張靠窗的椅子。浴室和房間差不多大。
不過我要說一下這棉被:住過那麼多旅館,
南園是第一間棉被寬到我和Ando-san能夠共蓋一條棉被的旅館!
因為我晚上會搶被,在家裡的時候一人一條被沒問題;
住旅館的時候通常只有一條被,每次睡到半夜棉被都被我捲走,
Ando-san很可憐的只剩一個棉被角可以蓋;
南園是第一個,讓我們兩人睡到早上都有被蓋的旅館。
準備的咖啡是濾泡式沖泡包、餅乾是南園點心房師父做的手工餅乾。




沐浴備品是歐舒丹。印象中水龍頭都是GESSI的。







我們抵達的時候才剛過兩點,距離下午四點的房客專屬導覽還有一個多小時。
拉上紗簾、泡了杯茶、放上和櫃檯借的CD,拾本書,
Ando-san已經舒服的睡著了。
我悠悠閒閒的,聽著音樂,看著簾上的搖曳樹影,
有一頁沒一頁的,翻著自己帶來的《深紅》。






在南園的兩天,就是沉浸在這麼一種適意的氛圍 --
靜靜的,什麼都不做,就很享受。
即使第二天因為颱風的關係,窗外下著不小的雨,
窩在床上,聽著林海的音樂,聽著窗外的風聲雨聲;
透過房裡的大面窗,看著因風搖晃的樹梢,看著從屋簷滴落的雨水,
我可以鎮日就這麼坐著、臥著,讓這清靈的環境,
讓自己沈澱、放空。
享受,這最原始的元素,
這山、這雨、這樹、這雲,
回歸,心靈深處的單純。
在生日的這天,在南園,我似乎得以回到幼時的自己,
忘記所有擾人的事物,忘卻一切的紛擾,忘了時空,不做任何思考,
單純的,讓自己的感官,去體會這自然環境的美好,
體驗從心底升起,純然的,喜樂。





南園提供了音樂、書籍、電影借閱的服務。
Ando-san看了看清單,說:

『哇!南園真的跟妳很合耶!
電影都是那種悶的~』

.......無言..........
是說她提供的電影我是真的都還滿有興趣就是了.....





窗外的景色,可看到同心樓外的草坪




一早上廁所,可以看到這樣的景致,誰會有起床氣呢?






南園,一再讓我想起年初去巴里島住的《The Chedi》
一樣原本是私人宅邸、一樣是小規模的旅館、
一樣在住棟之外有大面積的綠地。
差別在The Chedi提供的是獨棟的villa,南園提供的是客房。
不過,以房間設計而言,南園的房間舒適度反倒勝過The Chedi。
服務面而言,因為The Chedi是GHM體系,服務有一定的水準;
The One的服務雖然有心做好,但是略顯生疏;細緻度還可以再加強。

南園園林及用餐,等下篇介紹吧~




- 南園 II - 大戶人家的考究

- 南園 III - 飲食

    全站熱搜

    M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