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名(中):偶然與巧合
片名(法):Hasards ou Coincidences
片名(英):Chance or Coincidence
語言:法語
年代:1998
導演:克勞德‧雷路許(Claude Lelouch)
簡介:有生之年的期盼‧良與為伴的追憶,一段尋覓至愛的旅途告白。
《男歡女愛》、《戰火浮生錄》大導演克勞德‧雷路許 巔峰再創抒情力作!

晚上,把盈潔借我的『偶然與巧合』拿出來看。
很巧,她拿了兩部片子要借我看,結果兩部我都在前兩年看過了:『偶然與巧合』、『我很想你』(Elina)。
記得是剛回國的時候,還沒有開始上班,在家閒晃。沒事的時候,就喜歡窩到亞藝去挖寶。亞藝的外國片區,總有些不常看到的歐洲片或獨立製片作品。其實,光看背後的簡介,看不太出來電影真正的內容;所以每次借片子,都像是買彩券一般;偶爾會踩到地雷借到看了五分鐘就退片的電影、但也有中了大獎,租到令我驚豔、在心頭餘盪許久,久久難以忘懷的片子。而偶然與巧合,就是屬於其中的一部~。無法用言語形容,但是令我深深沈醉在其中的作品。
啊~看完了電影,又讓我想起美麗的法文,與被我遺忘許久的法文課本...摘要:~摘自中華日報閱讀網

《偶然與巧合~傷心和快樂的結伴人生》 蘇惠昭/著
  「我連續看了三天,仍想再看,如果時間容許,我覺得可以一直看到把法文學會為止,把劇本的對白背熟為止----」,對一部電影的癡迷狂愛大約很難超越這番表白了,我在網路上讀到它,電影是克勞德雷路許的「偶然與巧合」,2000年起,它曾經在台北連演二十餘周,橫掃文藝青年,爾後一再上映,一直到2003秋天我才看了它,而且驚訝於電影院裡坐滿了人,是什麼樣的偶然或巧合讓「偶然與巧合」刻進了許多人的人生?「我想我人生已經不一樣了」網路上也有人這樣留言,沒有人在看過「魔鬼終結者」、「駭客任務」或「魔戒」後會這麼說,但「偶然與巧合」確乎有這種魔力。

  魔力來自演員、劇本、取景,過去現在交叉的敘事方式,以及那令人愉悅的抒情運鏡美學,因此這成了一個不容易用文字說的故事,勉強地說,就是一個母親梅莉安為了旅行中意外喪生的兒子塞吉和情人皮耶繼續帶著攝影機踏上他們未完成旅程的故事,這是主軸;而梅莉安的攝影機被偷,一位展望學教授馬克貪小便宜買下它,卻被影像的內容所眩惑,一步步離開他認為可以算計的人生,離開了妻子,天涯海角去追尋梅莉安的行蹤,兩個各不相干的人生逐漸趨近,這是另外一條線。

  梅莉安是義大利人,美麗的舞者,她和同是舞者的男人生下了塞吉,男人離去,多年以後她帶著八歲的塞吉回到威尼斯憑弔逝去的戀情,但塞吉真正想看的是北極熊,在那裡她邂逅了專為拍賣公司仿造蘇汀畫作的皮耶,而紐約有個開蘇汀BAR的收藏家無論如何非拍到一張蘇汀不可。魅力難當的中年男人皮耶來自土耳其,他也是技藝高超的爵士鋼琴手,馬克除了教授展望學,同時演出舞台劇,一種結合影像與真人的舞台劇。

  舞蹈、繪畫、音樂、舞台劇加上天涯海角的旅行,匯集了這豐富多元的元素,視覺自然流麗瑰奇如萬花筒,而串連起它們的則是生命中穿越時空的偶然與巧合,從梅莉安與皮耶邂逅開始,編劇(也是克勞德雷路許)就把兩人的談對話寫成一場處處閃著機鋒的高手過招,他們討論著偶然、巧合、謊言、人生的遊戲種種,其實是一回猜謎,一場誘引,是春風吹縐了春水,愛情這樣開始,幸福這樣開始,而不幸也是這樣開始的。

  「越大的不幸越值得去經歷」皮耶對梅莉安說過,但是當他帶著塞吉揚帆船出海卻意外落水,同時也看到塞吉驚慌地跳水,那是他們對世界的最後一眼,怎麼會這樣呢?無論曾經多麼認真熱情活過,當沒有任何預備動作的死亡來到面前,語言已經沒有意義,人生哲學也沒有意義。

  活著,就是被偶然與巧合拋來拋去,一直到死亡,而自殺則是作弊,嚴重的犯規,皮耶一定來不及這麼想了,他把一切最煎熬的功課留給梅莉安,她穿著沉重的黑衣帶著哀傷獨自一人去完成預定的旅程,把一切收錄進攝影機裡,她也作過弊,卻沒有成功,另一個偶然與巧合出現在生命中----。

  人生是一場與傷心和快樂結伴同行的旅行,不過旅行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傷心也沒有那麼快樂,如果「偶然與巧合」改變了我什麼,也許就是這樣的想法吧。

    全站熱搜

    M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