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DSCN3356.JPG


三日護照的最後一天下午,我們挑了Preah Khan(卜力坎、聖劍寺、寶劍塔、父寺)。

我們由西門樓的引道進入。
看著書上的介紹,才知道原來這不只是座寺廟,
還包括一所佛教大學,以及一座有相當規模的城市。
只是,如同吳哥其他的寺廟,
許多城牆、塔頂、石柱,皆已倒塌;
石塊散落滿地,或堆了滿室,
讓這在四圍中又增建許多小型建築的空間更形複雜與混亂。







目前修復好的為中央軸向長廊。我們已分不清東南西北,只能朝著中央聖殿前進。
兩個當地小朋友在我們身旁追逐嬉戲,
穿梭在各室殿中,
在雕刻的石塊上跳躍。
似兩隻蝴蝶、兩隻精靈,在這褪色的古城,翩舞。
歡笑聲,迴盪在廊柱間。
在我們要離去時,開心的,大聲的跟我們說聲『bye~』,
用力的,揮舞著她的雙手,展露她甜美的笑容。
不為什麼,只是單純的,開心見到我們。








我想起 Bayon(巴陽寺)上的佛頭。
五十四個佛頭,兩百多面佛臉,
四面八方的,微笑的,看顧著她的子民。
或許,以我們的觀點,他們並不富裕,
但是他們樂天知命,有最美的心。








在古蹟園區內,婦人/小孩,用流利的英文/中文/日文,兜售著紀念品、賣著水果;
年輕人,在寺內賣著自己的畫作,或提供導覽服務;
地雷受害者,演奏著樂器。











在市區,街上的TukTuk(摩托三輪車)司機,熱切的招呼客人。
不買、不坐車,也不會給壞臉色,一派樂天。
他們憑著一己之力,謀生,
即使環境不佳,依然開心過活,
也不會被這些外來的觀光客所影響。
相較於埃及追著我們要錢的小孩,著實感佩他們性格的單純。
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天性中的純真與良善。

有時在想,西方世界的工業革命,帶來的到底是什麼?
我們汲汲營營的追求進步,多了科技文明,又如何?
較之Tonle Sap水上人家和住在高腳屋務農維生的當地居民:
每日日出而起,捕魚、巡田,吃午餐、躺吊床睡午覺,
補補魚網、趕趕牛,日落而息。
如此閑適悠然的生活。沒什麼好爭、沒什麼好急。
我們多了汽車、多了電腦、多了網路,多了自以為文明先進的生活,
又如何?















只是,即使知道,他們安於這樣的生活,
還是不自禁的,會以自己的生活環境為標準,
羞於自己富裕奢侈的生活,憐惜他們貧瘠的生活。

在三日護照最後一天傍晚,我們來到吳哥寺城外的護城河邊,
買了玉米、烤餅,欣賞著小吳哥倒映在河面上的美景。







Ando-san注意到,三個小朋友跑到我們身邊,
猜想可能想要東西吃。於是便把尚未吃的烤餅給了他們。
小朋友就在我們身旁分食了起來。
Ando-san看了他們的樣子,猜想是在等我們吃剩的玉米,
再也咬不下一口;
拿給小朋友,他們真的,是在等我們手上的玉米,
我們已經咬了大半的玉米...。
我旋即離開了公園。
沒有回頭看小朋友,也不忍,
心頭沉甸甸的,一整個晚上,都在想,
護城河邊的小朋友、卜力坎的小朋友、涅槃宮兜售竹笛的小朋友...。



看著遊客來來去去,他是怎麼想的呢?




微笑的Apsara仙女,我們的憐憫,是否多餘?
在純真的微笑下,是否容許我們的協助?
不願,高棉的質樸,因為西方世界的進駐而變調...。



    全站熱搜

    M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