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_R0011310.JPG


昨天和志慧一位年紀稍長的朋友吃飯,
朋友提到他的女兒今年要到紐約的曼哈頓音樂院唸書 ---
我記得曼哈頓音樂院,離我以前住的地方不遠。
晚上,又夢到自己回到紐約。

每隔一陣子,就會夢到自己回到紐約。
可是每次都是只能短暫的停留,一天、或兩天。
然後自己在夢中就會非常緊張與緊繃。
因為有太多地方想去回顧,
但也因為離開的時間有點久了,記憶不是那麼清楚,
很想為自己規劃出一條最佳路線;
可是因為太過緊張,結果好幾次在夢中最後都是停在地鐵站或路口,
猶豫不決該跳上哪輛車到哪裡去,最後在愁悵中驚醒過來...。


我是在2001年到紐約的。
是的,就是911那一年。
八月中到了紐約,九月初開學還沒一個星期,就遇上了九一一。

大哥幫我找了一個住在哥大宿舍的博士生當室友,Lisa,一位韓裔美國人。
宿舍在119街。
紐約的街道大多以數字為名,所以非常容易辨認東西南北。
街道數字愈大愈北邊,所以119街是在曼哈頓島的上方;
我念的SVA在21街;
發生事故的世貿大樓,則是在曼哈頓島的最下方。

我是在睡夢中接到老爸打來的電話,台灣的新聞播出紐約有大樓被飛機撞到。
新聞沒有說的很清楚,也沒有說是世貿大樓。
我剛睡醒迷迷糊糊,跟老爸說應該沒什麼吧?大概只是小飛機的意外。
應該沒什麼大不了了。老爸也覺得沒什麼,只是打電話關心一下。
才掛上電話沒多久,Lisa就滿臉驚慌的從學校趕回來。
一直對我說:"terrorists attacked on Pentagon."
我這個呆呆的英文不甚好的留學生根本也搞不清楚Pentagon是什麼?
只知道她的語氣聽起來好像事態很嚴重的樣子。
當時我們住的地方也沒有電視,只能轉開收音機聽聽看有沒有什麼比較詳細的消息。
後來才從收音機裡聽到,紐約被撞的大樓,是世貿大樓。
我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只是覺得好像事情有點大條。


我們住的大樓有十六層,最頂樓是著名的餐廳"Terrace in the sky"。
Lisa提議到頂樓看看是否看得到狀況。
到了頂樓,發現已經有不少住戶也上到這裡。




然後,我們就看到,像是原子彈爆炸產生的蕈狀雲...。
即使,我們是遠在一百多街以外的上西區,也可以清楚的看到世貿因為被撞擊產生的煙霧。




可以想見,在ground zero,會是多麼嚴重。
大概是因為距離較遠,也因為初來乍到,
對世貿、對五角大廈,沒有特殊的感覺與聯想;
沒有像Lisa受到那麼大的震撼。
還有點觀光客的心理,拿著相機拍照,心裡想著:
哇!好像電影畫面喔~。

真的開始把神經接起來,開始感到害怕,
是當我們在頂樓看熱鬧的時候。
餐廳出現全副武裝的警察和消防隊員 ---
他們要我們趕快離開,不只是離開餐廳,而是需要從大樓疏散;
因為有人密報餐廳廚房被放了炸彈!
(當時在紐約各地都發生這樣的狀況,到處傳出被放置炸彈,民眾如驚弓之鳥)
我腦中一片空白,就只是跟在Lisa身後,隨著人群,一層一層的走下階梯,走出大樓。
大樓的住戶聚集在街角的Pizza店前。




這時候的我,才開始懂得害怕。
忍不住的發抖、忍不住的啜泣。
Lisa安慰著我。還好有她在一起,安定了我的心,讓我稍微穩定一點。
因為在炸彈危機解除前(大概需要一二個小時檢查,確認有沒有炸彈),
我們都不能回到大樓裡,大家就先在Pizza店裡休息。
也在這時候,透過Pizza店的電視,我才看到新聞畫面。


也才看到,世貿,變成人間煉獄...。
大家都沒有辦法相信眼前的新聞畫面是真實的;
這樣的景象,一定是好萊鎢拍出來的吧?
一定是用3D動畫特效做出來的吧?
只是,一次又一次,電視上,世貿、五角大廈,
被撞擊的畫面,大樓燃燒的畫面,不斷的播出;
似乎在重複的強迫我們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的。

終於大樓的炸彈危機解除,允許我們回到大樓。
只是Lisa覺得在這裡還是不安全,
決定讓我們先到她哥哥那裡避難。
我簡單收拾了東西,打電話告訴爸爸這一兩天會待在別處,
他可能打電話會找不到人(又窮又菜的留學生沒有手機)。
我這時候還是很驚恐,想說爸爸會在電話中給我一點安慰,
畢竟小公主剛到紐約就遇上這麼大條的事情,老爸應該會很捨不得吧?
結果老爸很鎮靜的跟我說,要我『莊敬自強,處變不驚』。
我心裡想:老爸還真鎮定啊,都什麼時候了還跟我講這種八股文。
講完電話我就抱著這八字箴言避難去了。
後來大哥才告訴我:
雖然那時候老爸故作鎮定,其實心裡是擔心的不得了;
所以即使我告訴他會有一兩天不在家,他也根本沒聽進去!
隔了一陣子打電話找不到我的人,就狂Call大哥。
意思就是:若小妹有個閃失,唯他是問!
其實大哥人在美西,這時候哪顧得到遠在紐約的我;
只是大哥也在紐約待過兩年,所以對狀況會比較清楚。
知道我住的地方離世貿有一大段距離,
除非我自己不怕死跑到災區,否則是沒有安全問題的。
加上他幫我找了一個超棒的室友,有Lisa在旁邊,Lisa也會幫忙照顧我。

就這樣,才開學就上了一堂震撼教育。
大家都說紐約壞人多,治安不好。
壞人?讓你見識什麼是真的壞人!


P.S.:其實我在紐約的那兩年,市長是Bloomberg。
(好像現在還是,紐約市長沒有期限的啊?)
在他的管理下,紐約治安是改善很多。
至少我是覺得滿好的。像我有時候在學校趕作業到半夜一兩點,
從二十幾街坐地鐵回到上西區也沒問題。
只要自己注意不要到比較危險的區域,注意不要坐到空車的車廂,
(這在任何國家都一樣)
治安我想是還好的,沒有電影演得那麼誇張、那麼恐怖。
至少在紐約的兩年,我自己,或是身邊的同學,
都沒有聽說有遇到什麼不好的事情。

    全站熱搜

    M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