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_IMG

圖說:應該是新竹動物園的寫生比賽。我趴在母親背上。

.

.

在 Flipboard 的 Parenting 版看到這篇文章:《Happy Family Habit #12: Spend One-on-One Time with Each Child》。(家中有二個以上小孩的,很推薦看一下這篇文章)

作者是一位有著三個小孩的媽媽,在文中提到小孩的成長是這麼的快速,她突然意識到,花時間陪伴小孩的急切性(小孩真的是飛也似的成長,即使每天陪伴沛沛澐澐,真的是在不知不覺間,他們就突然長大了,一轉眼,抱在懷中的小貝比就長成會東奔西跑每天很多花招的小小孩。)。這裡指的時間,不是單純的陪伴與照顧,而是『一對一時間』,那種,當孩子長大後,會回憶起的時間。看到”Not just casual time (even though that’s important) but one-on-one time.  I’m talking about the times that they will remember as they grow older.”這句話,我很有感觸。

媽媽很早就過世,我常常在思念母親時,回想起的片段,真的大都是那些和媽媽單獨相處的時光。

雖然家中有四個兄弟姊妹,不過大概三個哥哥都已經大了有自己的世界,所以我的童年還滿多和母親單獨相處的機會。

記得,和媽媽一起在紅藍寶石看的電影。《窗外有藍天》,1986年的片子。當時的我,應該看不太懂電影在演什麼?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部片名牢牢印在我的腦海。完全不記得電影的內容,卻記得當時自己心底很驕傲,覺得自己長大可以陪媽媽一起看電影的感覺,也記得放映中雖然努力想要去看懂內容,關注力卻其實放在媽媽身上,想要了解媽媽的感受。

記得,媽媽常常在我上完 YAMAHA音樂課後順路去逛一下遠百B1的超市,我們總是逛到費玉清唱起晚安曲才提著大包小包離開。媽媽逛超市時每次都要在牛奶櫃前算著到底是三瓶一百划算還是買一加崙的家庭號划算(現在牛奶一瓶就要七十也真的漲太兇)。或是課後和媽媽吃個點心宵夜。總是記得一些奇怪的片段:記得一次不知為何得意的說要請媽媽吃東門市場門口日式小攤販的關東煮,媽媽那個開心又好笑的表情。記得夏天夜裡總是要在北大路上的豆花攤吃碗豆花才回家。(話說我對父親的印象也總是停留在幼稚園下課後爸爸會帶我去吃個飛龍肉圓才回家,都記得些和食物有關的事,原來,其實澐澐是像到我,愛吃)

記得,幼時一次下課後(不知是幼稚園還是小學低年級),媽媽騎了摩托車載我,沒有直接回家,卻是騎了當時覺得好遠好遠的路,到南寮海邊一個沙丘,媽媽坐在沙灘上,望著遠方,靜靜的看海,我則在旁邊玩沙。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媽媽大概和爸爸吵架了,所以感覺非常悲傷。大概也因為如此,我才會特別記得這個沈重的畫面。

人的記憶很奇妙,每天每天經歷這麼多事,有一些事情自然在腦海裡停佇下來,另一些事情則隨時間流逝跟著被沖刷掉。不知道,記憶的標準是什麼?是怎麼樣的片段,才會被選擇留存在記憶裡?在和沛沛澐澐相處時,我也總是會想,不知道等他們大了,會記得些什麼?自己很捨不得忘記餵他們喝奶、他們對著我笑、牽著他們的小手走路、害怕的時候一把撲進我的懷裡、趴在我的背後玩躲貓貓的時光,大概是這樣,才會猛按快門卯起來錄影。但是,最珍貴的,應該是那些不用靠這些外力,自然存在腦海裡的回憶,那些,或許才是我真正想記憶的。

就像我腦海中,那些細微、平凡的片段,卻是我對母親最珍貴的想念。

.

* 另一篇和回憶母親有關的文章: 《霧社記憶

.

.

.

    全站熱搜

    M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