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_DSCN5782.jpg


星期天晚上在媽家吃飯。
二哥比較晚到,我去幫他開的門。
奇怪開了門以後他杵在門口『停格』的感覺,
也沒動也沒說話。
我正想喊他回神,他才猛的冒了一句:
『妳燙頭髮了!』
原來因為天色昏暗看不清楚,
我又燙了個爆炸頭,他一下認不出來恍了下神,
以為走錯家按錯門鈴,哪個『大嬸』出來應門~ 哈!

上一次燙頭髮好像是大二吧?
最近覺得頭髮長的很沒精神,
(一方面也是因為真的太久沒修啦~上一次剪髮是一月初的時候...)
想說乾脆來燙個頭髮好了。
其實也沒有太多想法,只跟設計師說不要燙成爆炸頭就好了。
沒有想到燙頭髮要那麼久 -- 從七點多進美髮院,
又剪又染又燙,來回洗了好幾次頭,
看完N本雜誌和電視,一直到十一點多才弄好。
Ando-san差點就打電話報警了 --- 沒想到老婆弄個頭髮竟弄到半夜!
雖然和我想的不太一樣,不過感覺還滿活潑的~
這顆頭應該又可以讓我撐很久了吧!?

    全站熱搜

    M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